他亲身体验到了互联网+医疗“足不出户”的方便

2018-05-15 11:32

  广发信德医疗投资总监张颖认为,2017年以来,随着国家政策明晰和行业的逐步成熟,越来越多互联网医疗龙头企业开始实现盈利,企业的重心已从三甲医院转向基层医疗来相应国家分级诊疗的号召。“互联网医疗的出路一定在B2B,走基层路线,符合行业发展规律。”张颖指出,“以覆盖全国2000多家社区医院的社区580为例,有效促进家庭医生签约,商业模式也越来越清晰,相信未来这类下基层的互联网医疗企业会越来越受到重视。”此外,张颖也认为,此次机构改革方案中国家医疗保障局的设立,实现医疗“三保合一”(即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统一),实现药价、医疗服务价格和支付的统一管理,这种支付方和服务采购方的统一,也将会为行业带来巨大的影响。(记者 严慧芳)

  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2009年到2016年,我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从2亿元激增至223亿元,最近两年行业增速虽然趋缓,也保持在40%左右。

  前景:助力分级诊疗的商机

  互联网医疗发展进入第七个年头,市场规模早已突破200亿大关。从最初争夺流量的互联网打法,到逐渐回归医疗本质,向促进医疗服务改善方向前进,互联网+医疗正在日渐成熟。2018年,针对中国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等“痛点”,互联网医疗企业纷纷从“赋能基层”中嗅出发展机遇,转向走基层路线。但如何赋能基层,更加清晰地理顺其中的商业模式,仍有待观察。

  现状:瞄准基层市场

  有统计显示,中国医护人口缺口达1000万,每千人里只有0.4位全科医生,与美国每千人2.6个全科医生相比,资源差异高达7倍。而三甲医院集聚着中国最优质的医疗资源,但统计显示,截至2016年底,1308家三甲医院近80%分布在中国东部地区,东方心经马报资料ab。供需不均衡、老百姓看病体验差、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等医疗行业“痛点”,一直阻碍互联网+医疗的发展。

  挑战:互联网医疗监管政策待明晰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医疗企业将目光投向乡村、中西部地区的医疗市场。好大夫在线CEO王航在2018年的战略发布会上,就提出要“聚焦基层,帮助基层提升诊疗能力”,将携手至少5万名专家,为全国80%的县提供远程专家门诊服务。而平安好医生此前也推出“乡村好医生帮扶计划”,向边远贫困乡村投放1000个智慧诊所,发布村医版APP帮助乡村医生实现远程AI问诊和辅诊。

  2017年3月,丁香园、春雨医生等15家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集体签约,正式获得互联网医院资质,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被视为行业发展的里程碑事件。加上之前入驻的好大夫和微医,银川市的“互联网+医疗”探索顿时成为行业内的焦点。

  52岁的谭先生来自广东省清远市阳山县,今年1月25日,他亲身体验到了互联网+医疗“足不出户”的方便。谭先生一年多前摔伤左小臂,在当地医院接受骨折手术治疗,术后出现关节变形疼痛、左小臂活动发出嘎嘎声等。按照往常,谭先生这样的疑难病例,要找省城专家必须跑到广州,花钱费时还折腾,但这次不同,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骨科主任孙鸿涛通过远程视频会诊,为他推荐了两种手术方案供选择。而这样的远程会诊,正是得益于依托广东省网络医院打造的“阳山县骨科远程医学中心”。

  业内人士指出,如何用互联网技术和思维去重塑医疗服务,需要互联网更深刻理解医疗的本质,并在公益性和经营性之间做好平衡,才能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和持续盈利空间。

  从2011年春雨医生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诞生至今,互联网医疗服务正在改变国人的医疗健康行为。但互联网医疗在发展过程中,也存在政策、法规、标准等不完善,与实体医疗机构之间缺乏有机联系,缺乏系统性的创新等弊端。

  在银川试点中,互联网医院被列入医保定点、电子处方与医保系统下药店全面对接、执业医师考评与职称评定挂钩等一系列政策的出台,曾一度让互联网医疗企业欣喜不已。不过,一个多月后,业内流传的《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和《关于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又给行业泼上了一盆冷水。按照这两份征求意见稿,“允许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仅限于医疗机构间的远程医疗服务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提供的慢性病签约服务”,代表了国家卫计委的审慎态度。

  有互联网医疗行业资深人士指出,今年1月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关于印发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2018-2020年)的通知》,明确提出自2018年起,医疗机构要建立预约诊疗、远程医疗、临床路径管理、检查检验结果互认、医务社工和志愿者等制度,并对以“互联网+”为手段,建设智慧医院提出明确的路径。这份通知无疑为今后两年的“互联网+医疗”指出清晰的路径。这位业内人士认为,赋能基层会成为未来医疗服务的一个重要方向,也是行业的商机所在。针对目前医疗机构信息化建设水平参差不齐的现状,头部的医疗机构很容易在技术上实现互联网化,而基层机构则可能需要互联网医疗企业去帮助搭建“互联网+医疗”的产品技术体系,这也可能成为行业探索商业模式新的尝试。

  在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提到,目前宁夏初步建成远程医疗网络,引入互联网医疗第三方平台作为专业运营方,已为全国1.6万名专家在银川办理多点执业备案,成为随时可以提供网上支援的远程专家库。宁夏还创新“远程专家门诊”,让1000余名患者在本地看上国家级和省级专家的远程门诊,4.2万名患者接受过医生在线提供的“互联网+医疗”服务,仅异地就医的交通成本一项,就为患者节省数千万元。

  互联网医疗企业发展至今,能量已经不容小觑。根据春雨医生今年2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在2017年,共有超过13万名医生通过该平台向用户提供服务,输出的线上问诊总量,相当于新增了30家以上大型三甲医院的门诊服务能力。而好大夫在线统计也显示,2017年的前10个月,平台上17万名医生总计为社会贡献了166万小时的业余碎片时间,其中超过八成用于服务单个患者。